当前位置 首页 综艺 《威廉沈欢乐送》

威廉沈欢乐送9.0

类型:港台综艺  台湾  2020 

主演:沈玉琳 

导演:未知

剧情简介

《威廉沈欢乐送》 - 威廉沈欢乐送

猜你喜欢

威廉古堡

(一)创世 最初世界上只有两个区域,一冷一热。这两个区域之间有一条又宽又深的大裂缝,叫做 “金侬加裂缝”。当冷热相遇、即当火焰和冰块碰到一起时,烟雾和水蒸汽冉冉升腾,随即产生了一个巨人伊米尔,接着又出现了一头专给巨人喂奶的大母牛安德胡妈拉。这母牛吐出的气息有香味,从四个乳房滴下苦涩的奶汁,巨人就吸母牛的苦奶维持生命。吸饱了奶,填满肚子之后,伊米尔被难禁的睡意袭击,躺在冰上,沉入无梦的睡眠。 在沉睡中,汗从他的左腋滴下,一男一女,并且从伊米尔脚下产出有六个头的畸形巨人Thrudgelmir,从此霜巨人族便繁衍成群。而母牛则以舔取冰上的盐和白霜维生。 有一天,当它正舔着盐块的时候,突然从盐块中露出带有光泽的长发,长发被火之乡的火焰亮光衬映,显得光耀动人。第二天,现出美丽的男性头部。第三天,雄壮的身躯也由盐块中浮现出,这就是称为布里的神只,神族的祖先。 伊米尔与布里发生战斗,于是巨人族和神族之间的激烈战斗就这样开始了。最后,布里受到伊米尔致命的一击,倒在冰原上气绝而死,巨人获得了胜利。 但是这时布里的儿子布尔娶了女巨人Bestla为妻,并生有三子,奥丁、威利和维。这三位神只为报祖父被杀之仇,继续和巨人作战。 于是经过震撼宇宙的激战之后,好不容易才把巨人伊米尔杀死,奥丁用长枪刺穿了伊米尔的胸部,鲜血喷涌而出变成一片血海,巨人族都在血海中溺死了。 只有一对男女,那六个头巨人Thrudgelmir的子嗣Bergelmir与其妻,游过血海,逃往世界的另一边,他们在海那一边建立了「巨人之国」Jotunheim,在那里他们繁衍出许多的霜巨人,并且誓言永远与诸神为敌。 接着奥丁开始创造世界,首先他把伊米尔尸体放入「深渊」的中央,用伊米尔的肉创造了大地,血液变成无涯的海洋,骨骼成为山脉,数不清的毛发变成树木。 奥丁又把巨人的头盖骨凿成苍穹,以脑髓造云,还有霰和雪堆积其中。巨人的尸体不久长出蛆虫,这些蛆虫引起神只的注意,并赐予他们人型。 由于苍穹需有强而有力的支撑,因此神只就由这个新生物中挑选具有怪力的四个来支撑,他们的名字分别为Nordri,Sudri,Austri及Westri,所以便称呼他们分立的四个方向为---北方North、南方South、东方East和西方West。 神只继续把巨人的眉毛被当作围墙,里面的空间被称作「中庭」--Midgard,这世界位于「死人之国」和「火之乡」的中间。 然后诸神由「火之乡」取来火星,放在天空中,创造了太阳、月亮和繁星。日月被安置在战车上,然后诸神挑中了巨人族的一男 (Mani ,月亮 ) 一女 (Sol ,太阳 ) 来驾驶。 另外,又命一女巨人「夜」 Nott 骑黑马奔驰天际,每到早晨就由其儿子「昼」 Dag 骑着光马接替,这样就有了「黑夜」与「白日」的交替。 日月后面被可怕的狼群所追逐,有时咬上了就形成了「日食」和「月食」。狼群总是不舍地追着,总有一天它们终将吞食日月,那便是末日的来临。 创作完成以后, 奥丁 和他的兄弟就在海岸边徜佯着,欣赏自己的成就。无意间他们发现两枝树枝被浪冲到岸上,于是他们就用其中的梣树枝创造出男人来、而另一榆树枝则造出女人。 虽然人类始祖出现了,但有了肉体还是缺少了点灵性,于是 奥丁 便赐给人类生命和灵魂, 威利 给了他们理性和动作, 维 则给他们感情、仪表与语言。 于是这对原本是树枝的男女就成了有爱、有希望、有生、有死的生物,他们便带着诸神赐予的种种居住在「中庭」里繁衍族群,成为人类的始祖。 (二)精灵(Elf)与矮人(Dwalf) 对于这两大种族,《西比尔的预言书》中是这样描述的: “早在众神还没有想到要用伊米尔的尸体创造世界的时候,从伊米尔腐烂的肉体中生出了许多蛆虫。这些蛆虫攫取巨人之祖身上的精华,竟都是一些富有灵性的生物。在奥丁等神的裁决下,他们都有了类似人类的形体和智慧。从尸体受光一面生长出来的蛆虫变成了精灵或者叫光明精灵( light elf ),从尸体背光一面生出来的则变成了黑暗精灵,人们一般把他们叫做侏儒。支撑天空的东南西北四个侏儒就是从伊米尔的尸体中生发出来的。 精灵们通体发亮,光明耀眼,长得非常美丽。他们通常性情温良,开朗热情,能和树木花草、游鱼飞鸟彼此沟通,因此众神就把他们作为神的朋友。他们也经常帮助众神管理世界,特别是日月星辰等一类事务。 侏儒们虽然和精灵同出一物,容貌性情却与之截然相反。他们长得矮小又难看,漆黑如沥青,而且贪财好色,狡猾而爱撒谎。 精灵及矮人都属于半神,他们为神服务。发光的精灵们因为美丽温良,得以和众神比邻而居,在神国的四周建造了精致的精灵国。黑色的侏儒们因为品性欠佳,众神罚他们只得居住在大地的下面,而且不得被白天的光线所照射到,否则的话他们就会变成石头或者溶化掉。为此,矮小的侏儒们就在泥土下面或者岩石中凿洞为巢,形成了一个黑精灵国,或者叫侏儒国。” (三)北欧神话中的三层宇宙 北欧神话的宇宙是由九个世界所构成的,并区分为三层: 在最上面一层中有「诸神国度」 --Asgard ,这里是 Aesir 神族的居所,是被一片绿色的原野 -Idawald 所环绕着,就在一条永不冻冰的大河 Ifing 的彼岸。 河面终年笼罩着浓雾,雾层不断涡动着,覆着河面,圣岛就在河的中央。雾层中不时有火舌隐现,这是突破逆卷白浪的电光。 Asgard 四处都有摩天的庄严城堡,奔腾的浪花不断咬着城堡的裾脚。在鹫鹰蹲伏的山丘上,有绵延不断的宫殿,其中最庄严华丽的当属奥丁的「金宫」 Gladsheim 。 它的大厅—「英灵殿」 --Valhalla 以长枪的枪缨遮蔽屋顶,座椅皆是用白银包裹,在正中央耸立着黄金宝座 --Hlidskijalf ,诸神之父奥丁就从这宝座环视天界和人间。 「世界之树」它高扬的枝梢,荫蔽着诸神之父奥丁所居的城堡「金宫」 --Gladsheim ,城堡黄金的屋脊顶端伫立着金冠的公鸡,它每天早晨负责把诸神唤醒。当这只公鸡啼叫时,下界死国的红鸡也和它互相应和,由此产生了喧嚣尖锐的「时间」。奥丁带领神明们在这块土地上群聚而居,一次大会议之后,奥丁颁布命令,在此神之家不许有流血之事。神明们并建立了一大冶炼炉,制造出许多武器和工具,欢愉地建设家园,于是神只的黄金时代开始了。 另外,还有另一神族 -瓦尼尔所居住的领域瓦纳海姆,天地之间万物的生养繁殖、海洋和风,都归瓦尼尔神族控制。 而且此神族通晓许多连诸神之父奥丁都不知道的神秘咒法。日神弗雷和爱与美神弗蕾亚即属于这神族。 在这一层中还有一种名叫妖精或精灵 --Elves 的生物,他们是伊米尔尸体蛆虫转变的一种生物,虽然不具神性,但仍然拥有很大的法力。光明妖精生得特别美丽,穿着优雅透明的衣裳,比太阳还要明亮辉耀。 他们最爱光亮,是善良亲切的小妖精,他们住的地方叫「妖精之乡」 --Alfheim ,是日神弗雷的领地。妖精们在 Fery 明朗光辉照耀之下,快乐地游玩嬉耍。他们照料花草,与鸟儿蝴蝶嬉戏,有时还可以在月夜绿草上看到他们的舞姿。 第二层则是人类居住的「中庭」 -Midgard ,意思是中间的世界。它被大海所环绕,可以经由跨越虚空的三色 ( 冰、火、空气 ) 虹桥 --Bifrost ,通往神只居住的「诸神国度」。 不过诸神之敌的巨人族也住在这一层。他们的领域称作「巨人国度」 -Jotunheim 。巨人们身材高大,野蛮强悍,有着可怕外型。 在极北之地有一只巨人幻化的大鹰,当他挥动双翼时,就会刮起凛冽的北风直扑「中庭」 -Midgard 。女巨人都丑恶吓人,但是其中也有美丽动人的美女,如弗雷的妻子 Gerda 。 「中庭」 -Midgard 非常富饶,可是巨人居住地却满是乱石、绝壁,荒林等恐怖不祥之处。人类世界到「巨人国度」的路标是一个恐怖的「铁森林」 -Jarnvid ;也有传说海的那一边就是「巨人国度」。 而在北边的是矮人们 Dwarfs 的领域「矮人之乡」 -Nidavellir 。另外还有居住在「侏儒之乡」 --Svartalfheim 的黑色的侏儒 --Trolls 、 Gnomes 、或 Kobolds 。这些也是伊米尔尸体蛆虫转变的一种生物。 这些侏儒长得很丑。长长的鼻子松松的垂落在嘴唇上,皮肤呈现肮脏的土色。白天,他们躲藏在阴影中,晚上才到地面上来。这些侏儒把阳光视为最可怕的仇敌,因为他们只要一遇到阳光,就会变成石头。 他们的语言就是寂静无人处响起的回声;他们住的地方,或在深深的地穴中,或在大石的裂隙间。 在宇宙间所有的生物中,黑暗侏儒是最优秀的工匠,许多宝物都是他们的杰作。同时,这些黑侏儒都拥有种种神秘的力量和深邃的知识,他们还懂得鲁纳斯 (Runes) 文字,不仅能刻写,也了解其中蕴含的意义。 最下面一层是「死人之国」或「雾之国」 -Niflheim 。这是一个冰冷多雾的地方,一个永夜的场所,只有亡者才能到达。 它的边界是冥河 Gioll ,河上有镶金的水晶桥,守桥者是状如骷髅的老巫婆 Modgud ,凡要过桥者都要用血贿赂。过桥后便来到由冥犬 Garm 看守的冥界之门。 在这死国里有个叫 Nastrond 的地区,每个作恶的死者都必须通过这里,然后受冰泉浸沉和毒蛇咬啮。 最南边的世界为「火之乡」 -Muspelheim 。它并不位于这三层之中,并且跟「死人之国」 -Niflheim 一样,存在的时间甚至于比太初巨人伊米尔还要远久。 而贯穿连结这一切的是一株巨大的梣树。它萌生于「过去」,繁茂于「现在」,延伸到无限的「未来」。树叶永远青绿,它的枝干支撑着整个宇宙的重量,根部贯穿全世界,它就是:世界之树— Yggdrasil 奥丁杀死的巨人伊米尔后,从伊米尔的尸体上生长出来一株巨大的梣树, 这就是整个北欧神话的宇宙核心:世界之树-- Yggdrasil 。它巨大的树根分为三条主脉: 一条伸向人类的「中庭」 -Midgard ,一条伸向「巨人国度」 -Jotunheim ,一条则延伸到「死人之国」 -Niflheim 之下。 树根之旁都有泉水涌现,滋养着树根。 在伸向人类世界「中庭」旁的泉水是神圣的命运井 --Urdar brunnr ,是由「夜」 Nott 的父亲 Norvi 后代,三位命运神( Norns )所看守,他们负责用泉水灌溉树根,维持大树枝叶茂盛。 这三位女神分别叫: 「过去」 --Urd 「现在」 --Verdandi 「未来」 --Skuld 她们将生命分派予人子,指定众生的运数。 另外,伸向「巨人国度」的树根旁,则是由智者 Mimir 看守的智慧井,这涌出的泉水中隐藏着无限的智能和知识。 但是,通往「死人之国」的树根旁,却潜伏着一条叫「绝望」的黑龙 --Nidhogg 。它和其它无数的蛇类盘踞树干,啃食着树干。 此外在大树顶端则是一只鹰,在它两眼之间蹲着一只叫 Vedfolnir 的苍鹰,炯炯有神地注视天上地下。 还有四匹大鹿奔驰于树枝之间,无餍地嚼吃新发的嫩芽,四匹大鹿象征四个方向的风,吹拂着树枝。 一只松鼠 Ratatosk 则跳上跳下地挑拨苍鹰和黑龙。 这些都在伤害着「世界之树」,当有一天它们咬死神木,宇宙就会崩塌!在这树下躺着伊米尔,这巨人很不喜欢被沉重的大树压在身上,于是不断摇动身子,想把它摆脱。于是宇宙颤抖,这就是可怕的地震。 (四)诸神之黄昏 诸神与巨人之间不断的冲突、斗争,一定会引发两大势力的最后决战。 到那时候,不但所有目所能见的创造物将要毁灭,连「巨人国度」、「妖精之乡」和「中庭」的居民,「诸神国度」和「死人之国」的诸神,都将随他们所居的世界而归于毁灭。这世界的末日 -Ragnarok- 诸神的黄昏,是无论如何避免不了的。 而这可怕的毁灭日子将要来临之前,一定先有预兆。最先显示的预兆是人类面临不曾遇过的严冬。雪不停的下降,严霜使大地冰冻,刺骨的寒风在黑沉沉的天空呼啸,狂风暴雨不见阳光的日子一直持续下去。 像这样悲惨的寒冬接连了三次,中间没有夏天,每天都是阴惨惨的日子。所有的人所期盼夏天全部落空。大雪不停地下,到处都结了冰。 在刺骨的酷寒中,宇宙充满战争和冲突的阴影,旷野的恶兽为了寻找食物四处徘徊。人们彼此不再宽谅互助,手足相残、父子成仇,在丑陋的欲情竞争中互相残杀。 这是一个充满罪恶与恐怖的世界,连大地也为之战栗,海枯地裂。死去的人多到无法计数,秃鹰在空中聚啸盘旋争食死尸,罪恶横流,鲜血染遍大地。无数罪人的灵魂争渡冥河,连河水的颜色都被遮蔽。 世界之树 -Yggdrasil 顶上,「诸神国度」的金冠鸡不断长鸣报警,它已叫得声嘶力竭,红焰雄鸡从「死人国度」底层以尖锐的啼声回应着。 铁森林 --Jarnvid 的丘顶上,暴风雨之鹫鹰奋力鼓动双翼,狂风暴雨肆虐呼啸,天地昏黑,追赶日月的狼群吞下了它们的目标,大地崩裂而发出怒吼。 能张口吞噬天地的怪狼 -Fenrir ,此时已挣脱束缚它的咒锁,它抖一抖身上的皮毛,整个世界都为之颤动。世界之树从树根一直震到树梢,山崩地裂,住在山中洞窟的侏儒们惊惶奔逃,找不到洞窟入口。 毒龙 Nidhogg 此时也掏空了世界之树的深根,大树已经奄奄一息。这时环绕「中庭」 -Midgard 的大蛇 -Jormungander 也从海底泥床上醒来,翻腾着它巨大的身,硕长的尾巴掀起巨浪吞没了「中庭」的山脉,海水直冲上「诸神国度」的天空。 从高山一样的巨浪中,大蛇昂起它巨大的头,全身都是毒斑,口中喷出的气息变成火焰烧焦了天空。 就在这天翻地覆的时刻,从南方火之乡( Muspelheim )涌来了火焰军队,他们在 Surt 领导之下,乘着火焰的波涛杀来。 Surt 右手持着胜利之剑,左手高举熊熊的火焰。 此时邪神 Loki 也挣脱了永罚的锁炼,加入与诸神为敌的阵营,怪狼 -Fenrir 跟在他的后面,一起奔向「诸神国度」。 从东方,巨人 Rymer 掌着船舵,和大蛇 Jormungander 一同向「诸神国度」划来。胸前沾满鲜血的地狱恶犬 -Garm ,立在面临灰暗悲哀深渊的岩石上狂吠。 身体一半肉色一半蓝色的「死人之国」女王 -Hela 站在用死人指甲制成的大船上,船中载满霜巨人的军队向「诸神国度」开来。 巨人军队挤满了虹桥 -Bifrost ,喧嚣声震撼宇宙,庄严华丽的虹桥终于在敌人蹂躏下崩坏粉碎。山脉崩裂,岩石成灰四处飞散。 天界的守卫者 -Heimdall ,取出密藏于世界之树 -Yggdrasil 浓荫中的号角 Gjallarhorn ,吹出紧急信号,召集诸神和英雄。号角的声音响彻云霄,比雷鸣还清楚,向「诸神国度」报告不幸的消息。 诸神的军队迅速地拿着武器,冲出有 540 个门的「英灵殿」,在原野上布好阵势,开始迎击巨人们,圆盾与圆盾互相撞击,尖锐的长枪在空中飞舞,像密集的阵雨,喊声动摇天地。 在决战的前夕, Odin 只身前往命运井一探。只见到命运三女神脸罩薄纱,默然地坐在凋零的世界之树旁,身边仅有一张破网。 Odin 转往智者 Mimir 之处,在他耳边说几句话后便转身赶回战场。 现在两方都到齐了,无数年的仇恨将一次解决。 首先交锋的是大神 Odin 和怪狼 -Fenrir ,这挣断诅咒之锁的复仇巨魔张开他那足以撑满天地的巨口,向空中喷出熊熊火焰,两眼发出闪电般的精芒向 Odin 猛扑过去。 Odin 举起神枪 --Gungnir 迎击,他头戴闪亮的金盔,深蓝色的斗篷像蓝色火焰般在他肩后起伏,跨下骑着比风还快的天马,真不愧是「诸神国度」的众神之主。但不幸的是他战运不佳,终于死在怪狼 -Fenrir 的利齿之下。 Odin 之子 Vidar 见父亲惨死,立刻向怪狼 -Fenrir 跃去,一脚采住它的下巴将其巨口撕成两半,然后用一根长枪从狼喉刺进心脏,报了杀父之仇。 Frey 指挥「英灵殿」的亡灵英雄,向 Surt 冲去,可是 Frey 一向惯用的兵器胜利之剑,现在却正持于敌人手中,他只有拿一鹿角做为武器。 Frey 终于被敌人手中的胜利之剑击中,奄奄一息。 地狱之犬 Garm ,一面舔着鲜血,一面向战神 Tyr 冲去,一场激战过后, Tyr 和 Garm 都伤重而死。 Loki 的对手是守卫虹桥的 Heimdall ,受过长期酷刑之后, Loki 的相貌极其恐怖,脸色像死一般苍白,长发和胡子蓬然怒立,看起来像奇怪的角。 Heimdall 的剑很快就斩下了这丑陋的头,但说也奇怪,这颗被斩下的头颅却从地上弹跃而起,刺中 Heimdall 的胸部,而夺走他的生命。 雷神 Thor 和宿敌 -- 大蛇 Jormungander 发生了激烈的争斗,大蛇庞大的身躯不断翻滚,巧妙地躲避 Thor 的神槌,同时不断向 Thor 吐出毒汁。 雷神愤怒极了,把雷神之槌用力朝大蛇头部掷去,刹时雷声轰隆雷光夺目,大蛇昂起身躯向旷野喷出鲜血后倒地死去。但是 Thor 也中了蛇毒,他摇晃着发出雷鸣般的痛苦呻吟,踏出九步后,这位「诸神国度」的第一勇士也气绝身亡。 战场上堆满众神和巨人的尸体,平原已经变成一片血海,黑龙「绝望」 -Nidhogg 在战场上空飞翔,双翼发出骇人的声响,贪婪地啃啮着染满鲜血尚存余温的尸体。 天空中发出血般暗红的光,把天空和大地染成一片深红。战场上立着的身影已寥寥可数。这时杀死 Frey 的 Surt ,把手上的火焰投向天空,在红莲般的熊熊烈焰之中,整个宇宙轰然毁灭。 「中庭」已成一片火海,劫火柱贯穿宇宙,浓烟卷没山顶,支撑宇宙的世界之树 -Yggdrasil 也被火焰吞没而崩倒。 星辰从苍穹中落下,时间已不复存在,焦黑的地面摇晃着沈入汹涌奔腾的海底。触目所及只有滔天巨浪,宇宙只剩下一片死寂的大沉默和永劫的黑暗。 世界就这样毁灭了! …… 在已经毁灭的宇宙的极南边,有另一片无穷无涯的蓝天,从来没有人曾经到过那里。 世界末日的暴风雨过去了,天地都毁灭了,极少数还活着的神都逃往南方去,一对人类男女藏身世界之树 -Yggdrasil 的树洞中,饮用晨露,生存了下来。 时间过去了,从他们脚下的大海中涌现出新的大地。死去的光神 Blader 和盲神 Hoder 也复活归来。 这片大地比已经毁灭的旧世界更美丽,绿意更深浓,水果树上结实累累,潺潺的水声在清晨新鲜的空气中传来。在这遥远的南方,美丽的平原仍和以往一样存在,幸存的诸神踏着平原上的绿草走过,在草丛中,他们仿佛见到以往在度过的黄金岁月。 怀着深沈的喜悦,诸神似乎又在这和平的新天地中找到那已经崩溃的 Odin 的宫殿和「英灵殿」的残迹。他们依稀又像走入了「英灵殿」的大厅,幸存的诸神相视,且惊且喜,各人心中都有无尽的怀思,大家不禁喜极而泣,决心重建记忆中那如此鲜明的宫殿,重建一个全新的幸福天地 ... 之后,黑龙「绝望」 -Nidhogg 从尸堆中窜了出来,它沉重低缓地飞过大地,黑色的翅膀上挂满骸骨。不久它在极远之地墬落下去,消失在寰宇边缘那无底的深渊中。 劫火虽毁灭了宇宙,却也烧毁了一切邪恶,新的秩序又重新建立,新的世界将会更加美好! 北欧神话



关于贝多芬的一生

一、英雄交响曲 贝多芬的心中充满了自由、平等、博爱的理想,他是1789年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的热烈拥护者。1798年,柏纳多特将军(1763-1844)出任法国驻维也纳大使,贝多芬常到他的家里,并和他周围的人有密切的交往。1802年,贝多芬在柏纳多特的提意下,动手写作献给拿破仑的《第三交响曲》。在他的心目中,拿破仑是摧毁专制制度、实现共和理想的英雄。1804年,贝多芬完成了《第三交响曲》。正当他准备献给拿破仑时,拿破仑称帝的消息传到了维也纳。 贝多芬从学生李斯(1784-1838)那里得知这个消息时,怒气冲冲地吼道:“他也不过是一个凡夫俗子。现在他也要践踏人权,以逞其个人的野心了。他将骑在众人头上,成为一个暴君!”说着,走向桌子,把写给拿破仑的献词撕个粉碎,扔在地板上,不许别人把它拾起来。过了许多日子,贝多芬的气愤才渐渐的平息,并允许把这部作品公之于世。1804年12月,这部交响曲在维也纳罗布科维兹亲王的宫廷里首次演出。1805年4月在维也纳剧院的第一次公开演出,是由贝多芬亲自指挥的,节目单上写着:“一部新的大交响曲,升D大调,路德维希·凡·贝多芬先生作,献给罗布科维兹亲王殿下。”奇怪的是,贝多芬不说是降E大调,而说是升D大调。1806年10月总谱出版时,标题页上印着:英雄交响曲为纪念一位伟人而作。从此,《第三交响曲》就被称为“英雄交响曲”。 二、命运交响曲 贝多芬的《c小调交响曲》(作品67号)开始的四个音符,刚劲沉重,仿佛命运敲门的声音。这部作品因此被称作《命运交响曲》。《命运交响曲》作于1805至1808年。贝多芬在1808年11月写给他的朋友韦格勒(1765-1848)的信中,就已经说出:“我要卡住命运的咽喉,它决不能把我完全压倒!”“命运敲门的声音”在1798年所作《c小调钢琴奏鸣曲》(作品10之1)第三乐章中就已经出现过,以后又出现于《D大调弦乐四重奏》(作品18之3)第三乐章、《热情奏鸣曲》(作品57号)第一乐章、第三《列奥诺拉》序曲(作品72号)、《降E大调弦乐四重奏》(作品74号)等一系列作品中。可见,通过斗争战胜命运,是贝多芬一贯的创作思想。《命运交响曲》所表现的如火如荼的斗争热情,具有强大的感染力。西班牙女低音歌唱家马丽勃兰第一次听《命运交响曲》时,吓得心惊肉跳,不得不退席而去。拿破仑一个旧日的卫兵,听了第四乐章开头的主题,禁不住跳起来喊道:“这就是皇上!”柏辽兹把《命运交响曲》中惊心动魄的斗争场景,看作是“奥赛罗听信埃古的谗言,误认黛丝德蒙娜与人私通时的可怕的暴怒。”舒曼认为:“尽管你时常听到这部交响曲,但它对你总是有一股不变的威力——正象自然界的现象虽然时时发生,却总教人感到惊恐一样。”1830年五、六月间,门德尔松在魏玛逗留了两星期,和歌德作最后一次会晤,在钢琴上为他演奏了古今著名的作品。歌德听了《命运交响曲》的第一乐章后大为激动,他说:“这是壮丽宏伟、 惊心动魄的,简直要把房子震坍了。如果许多人一起演奏,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1841年3月,恩格斯听了《命运交响曲》的演出。他在写给妹妹的信中赞美这部作品说:“如果你不知道这奇妙的东西,那么你一生就算什么也没有听见。”他说,他在第一乐章里听到了“那种完全的绝望的悲哀,那种忧伤的痛苦”;在第二乐章里听到了“那种爱情的温柔的忧思”;而第三、第四乐章里“用小号表达出来的强劲有力、年轻的、自由的欢乐”,又是那么鼓舞人心。恩格斯用短短的几句话,揭示了《命运交响曲》的精髓。 三、《月光曲》的传说 “一百多年前,德国有个音乐家叫贝多芬,他谱写了许多名曲。其中有一首著名的钢琴曲叫《月光曲》,传说是这样谱成的:有一年秋天,贝多芬去各地旅行演出,来到莱茵河边的一个小镇上。一天夜晚,他在幽静的小路上 散步,听到断断续续的钢琴声从一间茅屋里传出来,弹的正是他的曲子。贝多芬走近茅屋,琴声忽然停了,屋子里有人在交谈。一个姑娘说:‘这首曲子多难弹啊!我只听别人弹过几遍,总是记不住该怎样弹;要是能听一听贝多芬自己是怎么弹的,那有多好啊!’一个男子说:‘是啊,可是音乐会的入场券太贵了,咱们又太穷。’姑娘连忙说:‘哥哥,你别难过,我只不过随便说说罢了。’贝多芬听到这里,就推开门,轻轻地走了进去。茅屋里点着一支蜡烛,在微弱的烛光下,男子正在做皮鞋。窗前有架旧钢琴,前面坐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脸很清秀,可是眼睛瞎了。皮鞋匠看见进来个陌生人,站起来问:‘先生,您找谁?走错门了吧?’贝多芬说:‘不,我是来弹一首曲子给这位姑娘听的。’姑娘连忙站起来让座。贝多芬坐在钢琴前弹起盲姑娘刚刚才弹的那首曲子来。盲姑娘听得入了神,一曲完了,她激动地说:‘弹得多纯熟啊!感情多深哪!您,您就是贝多芬先生吧?’贝多芬没有回答,他问盲姑娘:‘您爱听吗?我再给您弹一首吧。’一阵风把蜡烛吹灭了。月光照进窗子来,茅屋里的一切好象披上了银纱。贝多芬望了望站在他身旁的穷兄妹俩,借着清幽的月光,按起琴键来。皮鞋匠静静地听着,他好象面对着大海,月亮正从水天相接处升起,微波粼粼的海面上,一时间洒遍了银光。月亮越升越高,穿过一缕一缕轻纱似的微云。 作者: 220.173.151.* 2005-6-29 18:49 回复此发言 -------------------------------------------------------------------------------- 2 贝多芬全部资料 忽然,海面上刮起了风,卷起了巨浪,被月光照得雪亮的浪花,一个连一个朝着岸边涌过来……皮鞋匠看看他妹妹,月光正照在她那宁静的脸上,照着她睁得大大的眼睛。她仿佛也看到了,看到了她从来没有看到的景象,在月光照耀下的波涛汹涌的大海。兄妹俩被美妙的琴声陶醉了。等他们醒来时,贝多芬早已离开了茅屋。他飞奔回客店,花了一夜工夫,把刚才即兴弹的‘月光曲’记录了下来。”这是我国小学语文课本第七册里的一篇文章,讲的是贝多芬为盲姑娘演奏《月光曲》的故事。这的确是一个美丽的传说。贝多芬的这个曲子(作品27之2—《#c小调钢琴奏鸣曲》)描写的是海上月光的说法,源出于德国音乐批评家雷尔施塔布(1799-1860)。俄国钢琴家安东·鲁宾斯坦(1829—1894)非常反对用“月光”来解释这个曲子。他说:“月光在音乐描写里应该是暝想、沉思、安静的,总之,是柔和光明的情绪。《#c小调奏鸣曲》第一乐章从第一个音符到最后一个音符,完全是悲剧性的(用小调来暗示),是布满云彩的天空,是阴郁的情绪。末乐章是狂暴的、热情的,表现的正是和温柔的明月完全相反的东西。只有短短的第二乐章可以说是一瞬间的月光。”在德国,也有人称此曲为“园亭”奏鸣曲。园亭是建筑在树荫下的凉亭,显然这标题对于这首奏鸣曲也同样是不确切的。看来,这首曲子所表现的决不是一幅明净的风景画,而是一种内在的阴郁情绪。《贝多芬传》的作者泰厄(1817-1897)说第一乐章是“少女为生病的父亲祈祷”,这无论如何要比“月光”和“园亭”恰当一些。贝多芬的这首曲子作于1801年,当时他正和朱丽法塔·贵恰尔第(1784-1856)相爱,这个曲子是献给她的。这一年的十一月十六日贝多芬写给韦格勒的信中提到她时还说:“她爱我,我也爱她。”但到1802年初,她已另外爱上了罗伯尔·哈伦堡伯爵,并于1803年和他结了婚。罗曼·罗兰把此曲和贝多芬的失恋联系起来,说“幻想维持得不久,奏鸣曲里的痛苦和悲愤已经多于爱情了。”罗兰把第一乐章解释为忧郁、哀诉和痛哭。俄国音乐学家奥立比舍夫(1794-1858)认为第一乐章是失恋的“沉痛的悲哀”,好比“垂灭之火”。但1801年正是贝多芬和贵恰尔第热恋的时候,说这个作品是写失恋的痛苦,也许和事实不符。对于这个作品的解释,也许俄国艺术批评家斯塔索夫(1824-1906)的见解是比较合理的。他在回忆了听李斯特在彼得堡的演奏后,认为这首奏鸣曲 是一出完整的悲剧,第一乐章是暝想的柔情和有时充满阴暗预感的精神状态。他在听安东·鲁宾斯坦的演奏时也有类似的印象:“……从远处、远处,好象从望不见的灵魂深处忽然升起静穆的声音。有一些声音是忧郁的,充满了无限的愁思;另一些是沉思的,纷至沓来的回忆,阴暗的预兆……”《#c小调奏鸣曲》因“月光”的标题和传说而特别出名。贝多芬有一次说过:“人们常常谈论《#c小调奏鸣曲》,但我曾写过比这更好的东西,象《#F大调奏鸣曲》(作品78号)就是一例。”可见贝多芬自己对《月光曲》是并不十分满意的。 四、热情奏鸣曲 兴德勒有一次向贝多芬问起《d小调奏鸣曲》(作品31之2)和《f小调奏鸣曲》(作品57号)的内容时,贝多芬的回答是:“请读莎士比亚的《暴风雨》。”因此前者被称为《暴风雨奏鸣曲》,而后者则由汉堡乐谱出版商克兰茨(1789-1870)加上了《热情奏鸣曲》的标题。(另一说,“热情”的标题是由德国钢琴家、小提琴家、作曲家和指挥家赖内刻(1824-1910)所加,这似乎是没有根据的。)“热情”的标题没有贝多芬的认可,但用于这部英雄豪迈、气势磅礴的作品,是相当恰切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列宁有一次在莫斯科听到俄国作曲家和指挥家多勃洛文(1894-1953)演奏这首奏鸣曲后,说道:“我不知道还有比《热情奏鸣曲》更好的东西,我愿每天都听一听。这是绝妙的、前所未有的音乐。我总带着也许是幼稚的夸耀想:人们能够创造怎样的奇迹啊!”1870年10月30日,巴黎在普法战争中已经被普鲁士军队包围三个多月了。设在凡尔赛的普鲁士国王威廉的大本营里,铁血宰相俾斯麦正同法国资产阶级政府首脑梯也尔谈判停战条件。这天晚上,曾任德国驻意大利大使的格台尔,在凡尔寒的一架破旧不堪的钢琴上,为俾斯麦演奏了《热情奏鸣曲》。俾斯麦听了最后一个乐章后说:“这是整个一代人斗争的嚎哭。”他是从一个嗜血成性的野心家立场来领会贝多芬的“热情”的。他曾说过:“要是我能常听这个曲子,我的勇气将不会枯竭”,因为“贝多芬最适合我的神经”。贝多芬在1801年六月二十九日说过:“我的艺术用以改善可怜的人们的命运。”贝多芬如果地下有知,听说他的音乐为俾斯麦利用,他一定是死不暝目的。

影片评论



Copyright © 2008-2018